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礼孩的博客

 
 
 

日志

 
 

他不再醒来,也不再从梦中往外跳伞  

2015-04-02 10:4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不再醒来,也不再从梦中往外跳伞

 

作者:黄礼孩

 

来源:南方都市报

 

 

 

黄礼孩在斯德哥尔摩拜访诗人,手中拿着的是《南方都市报》副刊。

他不再醒来,也不再从梦中往外跳伞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2011年诺贝尔奖颁奖典礼,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左)在轮椅上接受瑞典国王颁奖。

 

328日,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去世。他曾获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诗歌界关系密切,很多诗人戏称他是中国诗人的“亲戚”。

 

  328日,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去世。他曾获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诗歌界关系密切,很多诗人戏称他是中国诗人的亲戚2011年,广州诗人黄礼孩的诗歌与人诗歌奖把奖颁给了他,并在其后赴瑞典拜访了这位诗人。一个月后,特朗斯特罗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谨以此纪念这位诗人。

    327日,朋友从海南带回来一个关于诗歌艺术合作的意向书,其中就有诗歌与人获奖诗人雕塑园的概念。这个概念中,最有吸引力的无疑是获得第六届诗歌与人-诗歌奖的特朗斯特罗姆的雕塑作品有可能落实。我与艺术家们到位于番禺一个山庄、日本藤本壮介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镜花园讨论方案。好消息让朋友们跃雀,但我似乎没有兴奋起来的迹象。

    28号凌晨,有朋友从瑞典发来消息,说特朗斯特罗姆离世了。我们都非常吃惊,旋转是叹息、惋惜、难过和遗憾。朋友们说,你今天神情恍惚是否与老特的离开有说不清的感应。我不知道。人世间很多事情无法解释,就像20118月底,我们去斯德哥尔摩拜会先生,之后的106号,特朗斯特罗姆获了诺贝文学奖。这样的巧合,我只是当作生命中的一份欢喜来记忆。

    多年前,我就阅读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他的醒来就是从梦中往外跳伞/摆脱令人窒息的漩涡等等诗歌让我惊叹他拥有如此奇异的秉资。我没有想过有一天与他会有交集。这一切缘于2011的颁奖。

    “诗歌与人·诗人奖是我2005年设立的一个诗歌奖项,目的是表彰那些在漫长岁月中坚持写作,源源不断推出光辉诗篇的诗人,通过对诗人的推介让更多的人沐浴诗歌精神的光辉。历年来,共有四位中国诗人和五位外国诗人获过此奖。如果从媒体的传播来说,第六届颁给特朗斯特罗姆的影响最广泛。

    2011年的423日,在广州,我把第六届诗歌与人·诗人奖授给特朗斯特罗姆先生,因先生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未能亲临领奖,有些遗憾,但通过李笠从瑞典带来的一部纪录片,我们看到诗人的风采。巧合的是半年后,特朗斯特罗姆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之前所获得的诗歌与人·诗人奖也得到提升和认同。

    很庆幸,20118月有机会随诗人、翻译家李笠先生等人去北欧参加几场诗会。这次瑞典之行,对于我而言重头戏是拜会特朗斯特罗姆,完成内心隐藏的愿望。特朗斯特罗姆的中文译者李笠对此早有安排。李笠在瑞典生活二十多年,特朗斯特罗姆夫妇已把李笠当成了儿子。2009年,蓝蓝、王家新、沈奇等中国诗人曾经去拜访过特朗斯特罗姆先生,生活在斯德哥尔摩的中国作家万之、蓝蓝等人跟他也有很深的交情。其实早在1985年,特朗斯特罗姆到访中国时,北岛作为中文的译者已与他相识,并陪同他游长城。特朗斯特罗姆后来一次到中国是1990年,由李笠陪同。诗人安琪说,特朗斯特罗姆是继泰戈尔之后与中国诗人关系最密切的诺奖得主。他的诗歌影响了一代中国实力派诗人的写作,很多诗人都戏称他是中国诗人的亲戚。

    去拜访远方这位亲戚成为我迫切的心愿。2011830日,这一天,瑞典的阳光柔软地照着,不远处的梅拉伦湖闪烁着蓝光。特朗斯特罗姆的家在斯德哥尔摩南岛斯第格伯耶街的小山坡上。特朗斯特罗姆的夫人莫妮卡女士在门口迎接我们。特朗斯特罗姆1990年中风后身体不是很灵便,他坐在沙发上静候我们,见到我们进来,他脸露笑容,眼睛放出光彩:那是诗人灰蓝色的眼睛,纯净、好奇。我心想,嘿,没错,他就是那个写出山顶上,蓝色的海追赶着天空的亲切老头。

    我们每一个人跟他亲切拥抱。我们参观了他的家:房子不是很大,红色墙壁上挂着诗人女儿的摄影作品。他家里还挂有中国书法,我把从国内带来的有关他获得诗歌与人·诗人奖的报道一一展示给他,诗人看到自己的照片印在报上,不时用手指着照片,笑了。

    诗人的妻子莫妮卡女士,她的优雅、热情一下让我们感受到八月北欧阳光般的亲切。这次见到莫妮卡,知道特朗斯特罗姆所有的生活起居饮食和护理都由莫妮卡负责,这样的一位女性用生命中所有的热情爱着自己丈夫,她无疑是伟大的。早在七十年代,特朗斯特罗姆在给美国诗人布莱写的一封信中说,他和莫妮卡每到月底就抖一抖他们衣柜里的衣服,看兜里有没有一些硬币。正是这样一位耐得住清贫的女性陪着托马斯走过漫长的诗歌时光,对于已经八十岁并丧失语言表达能力的特朗斯特罗姆来说,唯有莫妮卡能懂得他的语言,当我看到特朗斯特罗姆看着莫妮卡流露出的依恋神情,就知道他们之间的爱才是特朗斯特罗姆最好的诗篇。当我拿起摆在他们家重要位置的奖杯补拍照片时,莫妮卡多次跟我说,特朗斯特罗姆很喜欢这奖,他珍惜这份来自中国的荣誉。

    莫妮卡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女士们喝白葡萄酒,特朗斯特罗姆喝的是他喜欢的德国啤酒。我们自发朗诵起诗歌来,瑞典语、英语、中文在斯德哥尔摩的这个诗人家庭响起,飘向窗外蓝色的梅拉伦湖。我则用广东话朗诵了诗人的诗篇:三月的一天我到湖边聆听/冰像天空一样蓝,在阳光下破裂……

    莫妮卡女士动情地说,已经很久没有人为特朗斯特罗姆举办过这样的诗歌朗诵会了。是啊,诗人生活在寂寞的边缘,但他的作品从舌头中奔腾出来的是玫瑰之香,弥漫的是紫藤的味道,这声音里的时光起伏着天鹅绒一般的柔软。

    怕影响老人休息,我们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突然感到,这一走,不知何时能再见到这位亲切的老人。那个时候,并没想过是来看一位未来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而是来拜访自己设立的诗歌奖的获得者,来看望一位迟暮的诗歌英雄、一位仿佛被遗忘的世界老人。告别时,我再回头,看到诗人一个人坐在餐厅凳子上的孤独侧影,内心涌出酸楚。同去的诗人莱耳掉了眼泪。

    如今先生离开了,当年莱耳的泪水连接上了我的泪水。从2012年开始,我与不同的雕塑家合作,每年设计不同的雕塑作品作为奖杯颁给诗人。我还梦想着把所有获奖诗人不同的雕塑奖杯都能放大,以后时机成熟就能做一座诗歌雕塑园。可现在,特朗斯特罗姆老人已经到另一个世界写诗,所有的机缘不再。值得安慰的是,他并不需要什么奖,特朗斯特罗姆在世界文学的地位是公认的,我想,给不给他补颁雕塑奖杯,都不影响他的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