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礼孩的博客

 
 
 

日志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2015-11-03 15:08:00|  分类: 育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道 看见诗歌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2015-11-03 读懂精英阶层就看

文|桃子 图|游坚

 

 

 

雷州半岛上,一场诗歌的盛宴正在上演。风起,诗歌落地。

 

对于美国女诗人丽塔·达夫来说,925日是个有趣的日子。这一天,她和丈夫、德国小说家弗雷德·维也班一同来到了湛江的徐闻县——这里是中国大陆的最南端,土地肥沃盛产各类水果,因为菠萝种植地广袤,徐闻还有“菠萝的海”的封号。

还没到菠萝丰收的季节,丽塔没看到“菠萝的海”的壮观场面,却领略到了异常绚丽的彩色风景:红色的土壤、绿色的菠萝地,和黄色的其他农作物相间穿插,如同大自然编织的彩色丝带,一路延伸,通向远处蔚蓝的天空。

不远处,是小县城里另一番悠然自得的生活气息。老街的集市上,水果的香气飘散在四周,小贩用彩色的人字拖随意摆出了一面色彩夺目的“墙”,手制的水烟筒竖在街头一角,粗糙而原始的质感让丽塔爱不释手。穿行在每个摊贩的小“城堡”里,这位女诗人游历得不亦乐乎。

在徐闻老街的街头,丽塔还偶遇了一群刚刚放学的高中生。对于眼前这个黑皮肤卷头发的女诗人,学生们好奇而兴奋,纷纷上前拥抱丽塔,并邀请她在校服上签名。

嘈杂却有序的菜市场,热情友好的当地人,都给丽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她所不知道的是,脚下的这条老街,更见证着多少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故事——四百多年前,汤显祖因上疏弹劾语犯神宗,被贬为广东徐闻县典史,后来在这里创办了贵生书院,以教化乡梓、开启民智。当听到同行的黄礼孩介绍起这位明代戏剧家的点点滴滴,热爱戏剧的丽塔若有所思地频频点头。

相隔着四百多年的时光,东方与西方、戏剧与诗歌,似乎在此时此地发生了某种奇异的交融和碰撞。而在距离徐闻仅有一个小时车程的雷州城里,一场诗歌的盛宴也在悄然上演。

 

 

诗歌的狂欢之夜

 

两天后,丽塔·达夫在雷州茂德公古城的舞台上,从授奖人黄礼孩的手中接过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奖杯。在授奖辞中,黄礼孩这样评价丽塔的诗歌:“措辞简练、清新自然,她选择平实的、寻常的、为人所熟悉的生活来揭示真谛,其无限近似于蓝调的底色有着令人顿悟的品质。”

丽塔·达夫是第一位获得美国“桂冠诗人”称号的黑人,但她对于诗歌的创作和探索,并没有被种族和肤色等标签所限制。“我是一个黑人女诗人,这种身份属性我无法否认。有人试图用种族主义和女权主义去解读我的诗歌,但我认为还有别的角度。”丽塔认为,诗歌是人与人利用语言文字互相沟通的最深刻的一种方式,她用诗歌描绘日常生活,书写人性的种种。“我希望在诗歌中呈现一个完整的人。”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丽塔·达夫,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得主、当代美国诗坛最受瞩目的诗人之一。35岁便因诗集 《托马斯和比尤拉》获得普利策诗歌奖,1993年至1995年曾连续两届由美国国会图书馆任命为“桂冠诗人”,是第一个获得美国“桂冠诗人”称号的黑人。


在颁奖典礼的舞台上,丽塔穿着银色的绸缎连衣裙,神采飞扬地坐在舞台中间的红色沙发上,捧着诗集,用英文轻声诵读起自己的诗歌。四周黑暗无光,一束橘色的灯光打在丽塔的身上,庄严而神圣。“那一个瞬间,她就像女王一样”,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另一位得主、诗人西川说。

丽塔还在舞台上清唱了一曲《Summer Time》。同样炎热的月夜,这首母亲唱给孩子的摇篮曲,在丽塔的演绎下更添了几分浪漫。实际上,除了诗人的身份,丽塔还是一个音乐家,擅长蓝调和大提琴,还是个狂热的舞蹈迷。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另一位“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获得者是中国诗人西川。从上世纪80年代成名以来,他在诗歌、翻译、随笔、评论、诗剧等方面进行了广阔有力的开掘,黄礼孩在授奖辞中就将西川称为“当代中国诗人中的改造家和发明家”,“他具有非同寻常的创造活力,他拒绝用一般性的语言讲述世界,他所有的才华和冒险都是在为汉语诗歌不断发生衍变添加新的可能性”。

颁奖典礼上最与众不同的演出,来自广东财经大学的三个大学生根据西川诗作创作的诗剧《小老儿》。表演者身穿黑色的大袍子,带着雪白的面具,撑着鲜红的纸伞,口中念着西川诗作《小老儿》中的诗句,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关于“小老儿”的故事。这首欧阳江河最喜欢的西川诗歌,戴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趣味,将当下时代生活的种种一一道出:“小老儿让人发愁,让人记住自己是一个人。小老儿让人看到生活之外。小老儿的目的已达到。小老儿要走了。小老儿舍不得走。小老儿喜欢快刀斩乱麻。但小老儿又粘粘糊糊。”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西川对这个被拿来当做毕业作品的诗剧很是赞赏,他觉得那几个年轻人在诗剧中呈现的神态、肢体和语言,就是他在诗里所要表达的样子。论及诗歌与艺术的结合,西川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早在十年前,他的长诗《远游》就曾被作曲家郭文景谱写为管弦乐作品,而他的组诗《镜花水月》也被改编为实验戏剧,由孟京辉执导。

西川的诗剧、丽塔的演唱、特邀嘉宾的诗歌朗诵,还有锦上添花的现代舞和沙画表演,让这台向诗歌致敬的颁奖典礼变得生动有趣,也引来观众席上一波又一波的欢呼。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外诗人、翻译家、批评家和艺术家坐在台下,数千名市民也幸运地进入古城,成为了颁奖礼的见证者一据说,颁奖典礼进行期间,还有近万名市民守在古城外想要进入会场。“这说明,这样的国际文学艺术活动对一个地方是有影响力的,尽管更多的人是为了看热闹。”黄礼孩说。

 

 

一个人的诗歌奖

 

颁奖典礼圆满结束,黄礼孩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实际上,在颁奖典礼开场前一分钟,黄礼孩依然心急如焚地四处奔忙着。就在颁奖典礼开始前两个小时,一场暴风雨突然来袭,影响了颁奖典礼的场地电路,原本设定的主屏幕亮不起来,摄影机也被雨淋湿,得靠吹风机把内部线路吹干。

本该诗意的夜晚居然有个这样糟糕的开头一但黄礼孩已经见怪不怪了。在操办“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十年里,黄礼孩时常会遇到这样让人头疼的时刻,幸运的是,每一回到了最后关头却又都神奇地迎刃而解。他觉得自己是有运气的,“不然光凭一己之力,怎么可能把一个诗歌颁奖连续办了十年?”

外界都管“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称之为黄礼孩“一个人的诗歌奖”。创办于2005年的这一奖项,从圈定候选人到敲定获奖者,再到为获奖者发奖金、出中文诗集,全是黄礼孩一手操办。十年里,他最常遇到的麻烦,是经费不足。为了确保诗歌奖每年都能顺利举办,黄礼孩想了各种办法一帮别人写音乐短剧和歌词,甚至是帮忙撰写主持人串词,把挣来的钱拿来办奖。

“对于一个诗歌奖来说,是奖的本身走向一个不可替代的诗人,而不是诗人去追逐诗歌奖”。作为诗人的黄礼孩清楚地知道,唯有挑选出有思想与灵魂的诗歌和诗人,这个诗歌奖才能散发出应有的魅力。就在黄礼孩默默地把这个奖项做了六年之后的2011年,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荣膺诺贝尔文学奖,而就在获奖的前几个月,他刚从黄礼孩的手上接过“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奖杯。自此,黄礼孩和他的奖项得到了国内外诗歌界的瞩目和尊重。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西川,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得主,著名诗人,同时也是一名散文家、翻译家。黄礼孩,诗人、“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创设者。出版有《我对命运所知甚少》等诗集,创办《诗歌与人》诗刊。


至今,这一颁奖已经举办了十届,获奖者的名单上星光熠熠:中国的获奖诗人里,有彭燕郊、张曙光、蓝蓝、东荡子;国外的获奖诗人,则有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俄罗斯诗人英娜·丽斯年斯卡娅、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斯洛文尼亚诗人萨拉蒙、波兰诗人扎嘎耶夫斯基。今年闪耀在名单上的,则轮到西川和丽塔·达夫。

“在我看来,这大概是中国的头号诗歌大奖了!”颁奖礼结束的几天后,西川高兴地致电黄礼孩,说自己这几天不断接到很多国外朋友的贺信,可见这个奖项的影响力已经蔓延至国际。黄礼孩听了很是兴奋,也深受鼓舞,“我觉得这个奖项就像一束光,在不断抵达它应该抵达的地方去。” 

 

 

诗歌与艺术的跨界邂逅

 

每一年,除了评选出获奖者,如何能让奖项呈现更加多元的发展方向,也是黄礼孩考虑的重点。他认为诗歌与艺术之间有着天然的内在联系。因此,举行一场颁奖典礼、出版一本诗集、用获奖诗人的诗歌来谱成民谣、以诗人的形象创作一幅肖像画、为获奖诗人创作一个奖杯雕塑,在诗歌与艺术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结合点,已成为“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惯例。

今年,黄礼孩特地邀请两位波兰著名雕塑家创作完成两座奖杯雕塑。丽塔·达夫的雕塑奖杯由斯坦尼斯瓦夫·拉德万斯基教授创作,奖杯实际是一个在路上的人,没有身份,没有性别,像是在回家,又仿佛在出发,更像一个寻找远方的行者或诗人,一如丽塔·达夫的诗歌,不断抵达,又不断重新启程,追寻着永恒的未知。西川的奖杯雕塑则由波兰女雕塑家维西尼耶夫斯卡创作。此件雕塑作品意为“匹配”,既是两性的和谐之美,也是人与诗歌之间的亲密关系。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赠与丽塔·达夫的奖杯。


为每一届获奖者创作一个雕塑奖杯,并将之放大,与广大公众见面,是黄礼孩一直以来的追求。这些充满灵性与诗意的雕塑曾经落户在广州和长沙。今年的雕塑则落户在雷州半岛的足荣村。

这是一个距离雷州市区几十公里的小村落。这里有千余亩原始樟树林,还是著名的南派“茂德公香辣酱”的生产基地。雕塑园的选址就在这个生产基地上,据介绍,未来这个雕塑园的规模将会拓展到两百亩。

红土地上搭建起简陋的舞台,舞台中间则是一个高高的谷堆。揭幕仪式简单而奇特,拉开捆紧谷堆的细绳,诗人们拿着木耙合力挖掘,金黄的稻谷便像泉水一样从谷仓里倾泻而出,露出一座两米高的雕塑一那是艺术家维西尼耶夫斯卡为今年的诗歌获奖者西川打造的雕塑“匹配”。

雷州是黄礼孩的老家,而足荣村则是陈宇的老家。陈宇是茂德公集团的董事长,全程赞助了今年的颁奖典礼。与其说是合作伙伴,黄礼孩更愿意将陈宇称为他的“雷州好兄弟”。“他是个企业家,同时也是雷州半岛文化的重要推手。没有他,我的梦想只是一句空话。”

“我深信,一个有理想的人一定会遇到另一个有理想的人。”黄礼孩说。于是,在两人的策划下,“诗歌与人国际雕塑园”在足荣村正式落成,这也是中国第一个乡村国际雕塑园。

 

 

月亮之下,诗歌作伴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最后一夜,适逢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一场中秋音乐诗会就在足荣村的知足小院里拉开帷幕。小院里有个昌公书局,前身是陈宇父亲陈英昌用儿女们给的生活费修建起来的图书馆。如今,修葺后的书局,集图书馆、咖啡厅、手工坊、青旅于一体,不仅给村里人提供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也让前来做客的城里人多了一份真正的乡村体验和美好的向往。

当晚,丽塔·达夫、西川、李笠、顾爱玲、黄礼孩、安石榴、从容、池凌云、郑小琼等嘉宾齐聚一堂。大家轮番上阵朗诵诗歌一他们有的是诗人,有的是艺术家,有的是评论家;他们有的念古诗,有的念现代诗;他们有的用普通话、四川话、上海话、湛江话朗诵,还有的用英语、波兰语、瑞典语……诗歌的存在,给洋溢着浓郁乡村民俗风情的中秋之夜带来不一样的诗意;而乡间过节的热闹气氛,又让飘在空中的诗歌一下子接了地气。

村里的孩子似乎成了这场诗会另外的主角。他们也许是第一次见着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围着波兰来的雕塑家好奇地张望,胆子大的孩子还不停地用简单的英文和他们聊天;孩子们很喜欢西川,追着他问长问短??他们快乐地四处奔跑,却因为这些诗歌的响起而安静了下来。“我希望这一晚能永远留在足荣村的孩子们心中,让他们一直记得诗歌的美妙和‘听月’的浪漫。”

之所以将诗歌的种子播向雷州半岛这片昔日所谓的“蛮荒之地”,是黄礼孩一直以来的愿望。“很多人认为,雷州半岛是被边缘化的土地,不可能成为文化的中心。”但黄礼孩认为,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是没有文化根源的。“只要有梦想,身体力行,就有萌芽生长的机会,每一片土地都能被改变。”

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见闻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上演精神力量的盛宴,看似矛盾,却是黄礼孩对故乡这片土地的致意。“有一定影响力的文学奖,会给发生地带来文学的辐射力。”诗歌论坛上,有前来听讲过的民众带着笔记——记录着每位诗人的观点;颁奖典礼的古城外,近万人竖起耳朵守在城门,想要听听获奖者的感言……“这个奖和获奖的诗人,以及到来的重要诗人、作家、艺术家会成为当地人一个谈话的内容,成为一个文化事件。它可能不会直接影响到很多人,但是它会间接地在一些充满渴望的心灵中产生一次小小的振动。”

大概许多年后,黄礼孩仍会记得中秋诗会当晚,孩子们安静地坐在一旁聆听着诗歌,眼里闪动着光芒一即使他们并不能听懂那些诗歌里头的故事。黄礼孩希望,理想的种子能够落在一些幼小的心田上,然后生根发芽,结出丰硕的果实。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