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礼孩的博客

 
 
 

日志

 
 

首届东荡子诗歌奖作品选集  

2014-10-13 13:12:00|  分类: 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届东荡子诗歌奖作品选集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在山顶上加一块石头

 

黄礼孩

 

 

 

    一年前,诗人东荡子先生因病离开我们,他的肉体生命已经结束,但他的精神生命却分离出来,还在土地上延续着、回旋着、聚集着,宛如远处隐隐约约出现的青山。东荡子离世后,他的妹妹吴真珍女士决定用自己胞兄的名字设立一个诗歌奖,依此来寄托对哥哥的思念;来回应她哥哥在世时那种毫不流俗的诗歌精神;来建构一个高标准的诗歌平台,努力推动汉语诗歌的发展。这样的一个举动,是一种疼痛,是一种慰藉,是一种责任和担当。于我们来说,东荡子已不在尘世中,他已超越了现世的边界,我们也失去了在平凡日常中聆听和倾谈的好兄长。诗歌长而光阴短,往后的日子,生活中的无数章节已不能再共同展开,我们必须独自去摸索——我们已失去诗歌岁月中闪亮的部分。

    今天,我们设立东荡子诗歌奖,就好像在山顶上加一块石头,并不见得能垫高多少,但石头是有重量的,是有温度和生命的。加缪在《西绪福斯神话》中这样写石头,“这块石头的每一细粒,这座黑夜笼罩的大山的每一道矿物的光芒,都对他一个人形成了一个世界。”石头,它矿物的光芒隐约闪烁,一如诗歌的真实与诱惑,秘密地在世界的别处发出愉悦的呜叫。作为诗歌之山上的一块石头,东荡子诗歌奖仿佛宇宙中飞来的意外之物,它要像基石一样去为人类创造诗性的场所。

    人世间的变故是如此之多,痛苦与悲伤已经凝结成石头,但内里却流淌着诗歌滚烫的血缘,饱含着创造性的心灵和那从艰难的生命历程中走来又无法割舍的诗意。我们唯有满怀庄重和真诚,像荡子一样把诗歌视为一生的志业,才能把这个新生的诗歌奖培育出应有的高贵品质。

    这样的情境,让我想起美国诗人卡佛去世后,他的妻子苔丝·加拉格尔说的:“对于我们喜爱的诗,尤其是雷的诗,有时我们会为之折服,诗中叙述者的感觉意识也会被带人血液,在我们的生命中再循环。当一个诗人给予我们在被践踏的大地上思考和感觉新方式,以及作为那种新方式的光辉本身,我们总是十分感激。在这些诗里,我们还能找到一种平易近人的,甚至堪称友善的,非凡的敏感。”从这一点上来说,诗人并没离开我们。东荡子的诗歌写作量不大,但他已经写出足够传世的诗篇,他已成为时间中的诗歌英雄,世人将因他的诗歌知道他,怀念他。

    在一些诗歌奖项已经失去公信力的当下,我们借用这个奖褒奖富有灵魂维度的诗人和诗歌评论家,期待诗歌的阳光在尘埃里照出一条光线来。我们看到,无论是作为诗人的宋琳先生,还是同时是诗人和评论家的耿占春先生、西渡先生,他们的心灵空间都蕴藏着崭新的修辞学,他们的叙述、洞察、发现和揭示是如此富于感染力,并燃烧着灿烂的品格。在几十年的写作生涯中,他们为内在逐渐强大起来的气象与光辉所鼓舞,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可辨的文学形式。

感谢评委们怀着清醒的心,用自己的诗歌尺度和良知,在众多的候选人中有见解地遴选出他们,有力地支撑了这个奖,使这个奖获得了应有的高度,也使这个奖在汉语诗歌写作领域树立标高成为可能。

 

    2014101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