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礼孩的博客

 
 
 

日志

 
 

纯净的诗歌行为  

2014-05-20 11:01: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净的诗歌行为 - 黄礼孩 - 黄礼孩的博客

 


 

纯净的诗歌行为

 

|陈晓勤图|本刊资料库

 

 

 

在中国诗人黄礼孩的盛情邀请下波兰诗人亚当、扎嘎耶夫斯基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七天的访问。七天里,扎嘎耶夫斯基去了台湾、香港和广州。广州是最重要的一站,第九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典礼在这里举行,扎嘎耶夫斯基是该奖年度获奖诗人。

扎嘎耶夫斯基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师级诗人,米沃什布罗茨基、苏珊、桑塔格等对他赞誉有加。他出生于19456月,二战后全家迁回波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创作诗歌,是波兰“新浪潮”诗歌的代表人物,至今已出版诗集有18种,散文、随笔11种。他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以及众多文学大奖。目前,他已有两本诗选被译介到中国,均为黄礼孩出版。

中国人喜欢在一定年纪的人的姓氏前加个“老”字,以示亲切,所以,拗口难记的“扎嘎耶夫斯基”到中国也一下子成了“老扎”。老扎从广九直通车下车,刚出广州东站,就受到黄礼孩及黄氏军团的热情招待。由中国诗人组成的迎接队伍浩浩荡荡,车辆一字排开犹如嫁娶队伍。接下来几天,一批又一批的中国诗人,陪老扎出席新闻发布会,游玩了陈家祠,参拜了光孝寺,诗人们每顿轮流请吃饭。

这些热情的招待,老扎没忘在“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典礼现场发表受奖词前感激一番。”感谢黄礼孩先生的邀请,几个月前,当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老扎说,”当我来到广州,超出兵马俑浩荡队伍的友好大军的欢迎,让我受宠若惊。我很敬佩黄礼孩.敬佩他的人脉、他为了理想自费发起的诗歌奖项,以及无论多忙,他总是脸带笑容。”

被老扎感激的诗人黄礼孩就坐在台下,他穿了件浅蓝色休闲西装、黑色西裤、休闲鞋,打扮与日常无异。作为活动发起人,他并不能像普通观众那样安然坐着。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稍不留神就会出错。活动开始前,老扎与太太坐在台下第一排,一拨又一拨来者请老扎在诗集上签名.老扎来者不拒,用波兰文写下自己的名字,遇到熟人他还写上对方姓名。黄礼孩一直担心这会让69岁的老扎过于疲惫。当老扎走上台,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精神抖擞,黄礼孩这才放下心来。

一曲竖琴音乐,拉开了颁奖典礼的序幕。跳动的音符压住了人群的喧哗,大家都静静地在期待诗歌与音乐带来的慰藉。当日的广州刮风下雨,还下着罕见的冰雹,但仍有两三百人前来参加颁奖典礼。这里面有广东名诗人、媒体人、诗歌爱好者、艺术家,也有专门从北京飞来的作家。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因飞机延误,还特地发来了祝贺的信息。

这个民间的诗歌活动之所以受人热爱,离不开黄礼孩十多年来对诗歌的热情与努力。

为了呈现当下的诗歌现场,199911月,黄礼孩在广州创办《诗歌与人》诗刊。15年来,诗刊出版了近40期,获得中国优秀民间诗刊的赞誉,黄礼孩凭一己之力打造了民间诗人的传奇神话。办刊之外,黄礼孩在2005年设立“诗歌与人·诗人奖”(2014年更名为“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褒奖为诗歌作出重要成就的诗人。中国诗人彭燕郊、张曙、蓝蓝、东荡子,葡萄牙诗人埃乌热尼奧·德·安德拉德,俄罗斯诗人英娜、丽斯年斯卡娅,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斯洛文尼亚诗人托马斯·萨拉蒙都曾获得该奖,每人有五万元奖金。其中,第六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获得者特朗斯特罗姆,在获奖半年后即获诺贝尔文学奖,由此可见“诗歌与人”独到的眼光。

因为是民间行为,没有企业背景和基金支持,“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的维持并不容易,除了靠黄礼孩的人脉,更多是靠奖项所维持的品质。”并不是有钱就能办得好诗歌奖,之前几个诗歌节邀请过老扎,都没有来,他反而接受我们这样一个纯民间的邀请,可见越是纯净的诗歌行为越会受到国外重要诗人的关注。”黄礼孩如是说。

为了让这个年度活动精益求精.黄礼孩巧借自己广大的人脉,邀请导演朋友负责整个活动流程,请设计师朋友设计舞台,还请了圈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编辑、大学教授担任主持,请了全国的主流媒体参与报道。《世界文学》主编、著名翻译家高兴在台上宣读了黄礼孩为老扎写的授奖词:“扎嘎耶夫斯基的诗从个人的生存境遇出发,从历史和记忆中汲取力量,并不回避世界的残缺和黑暗,而是让我们从残缺的世界里辨认出善和光明。”

对此,扎嘎耶夫斯基上台回应:“其实领奖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内心有愧,我真的是一个如此伟大的诗人吗?我觉得诗人,可能在一瞬间闪现了某种的光,但更多的是,我怀疑自己做的是否足够,是否能通过诗,表现人的内心世界。”他认为诗歌激励人们,让我们抖擞精神,恢复童真,但与此同时也不允许我们忘记困难和痛苦。

这几年,波兰诗人米沃什辛波斯卡的作品受到很多中国读者关注。在中国诗人的诗集普遍只能卖一两干本的情况下辛波斯卡去年出版的诗集卖到了15万册,可见波兰诗人的魅力。同样是波兰诗人的扎嘎耶夫斯基,与这两位划时代的大师是好朋友。老扎和米沃什布罗茨基、赫贝特等大师的合影,就出现在黄礼孩为老扎出版的诗选上。此诗选在颁奖典礼门口设置售卖,一下子卖出近百本,六干多元的收入被全部用作“诗歌与人”的基金。

“认识辛波斯卡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机会。”老扎表示,他在年轻时写了一篇文章,讽刺一些当代诗人,称他们是“懒惰”的诗人,既没有充分利闲自己的思想,也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辛波斯卡看到文章后非常喜欢,给老扎写信,请他吃饭,两人就这样认识了。1983年,老扎移居到巴黎,又与获得诺贝尔奖的米沃什一见如故,此后便经常见面,成了非常好的朋友。老扎与他们的交往是缘于彼此之间对诗歌的热爱与尊重。

虽然老扎是首次访华,但他在现场获奖感言里提到,这仅仅是身体第一次踏入中国的领土,思想里早已有关于伟大中国的文化、文明的知识。“在少年时代,我通过阅读《马可波罗游记》和人民波兰对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国家的报道,来想象中国。我也喜欢中国的诗歌.我曾读过古代诗人李白、杜甫,当代诗人北岛的诗歌。”

活动结束后,客人走了,色彩斑斓灯光熄灭了留下的是在黑暗中拆卸舞台的工人。老扎停下脚步,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似乎他的中国之行并没随着活动的结束而终止。

 

                                                             来源《精英》2014.5总第129期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